西青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土地

科幻小说海景房第八章2036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0:11:25

科幻小说海景房第八章2036

2036.

爷爷去世后,我们把他安葬在高高的大蚶山上,和奶奶在一起,永远的守护着山下这片海田。我把父亲接到城里,一家人都住在小小的高楼套房之内,虽然拥挤,但也温馨。父亲看着楼下的城市街道,他问道,“你们知道之前大家都把这地方叫做甚么?”

我说,“不是叫‘兴化府’吗?”

“那是一个统称,城区这里原来有许多村庄,有浦头、西洪、南洋、遮浪……你听听,都是带水的名字,由于古代这些地方,本来都是海面,所以兴化府城墙之外的地方,统统叫做‘洋面’。”

父亲说,现在的兴化平原,几十万亩的良田,古代称为南北洋,原来都是一片海,壶公山三面临海,木兰溪冲洗下来的泥沙淤积,加上兴化湾的海浪搬运,慢慢露出海面,先民一点一点围垦下来,变成鱼米之乡。

“真的呀?”我们对历史很无知,没有几个人知道几千年前的事情,几十年前的事情都不记得。

“人们一直都在围海造田,从古到今,不断沧海桑田。”

“那现在这里又变回‘洋面’了。”我说。

从高楼上眺望,目之所及,楼房浸泡在水中,所有的街面都消失了,道路变成水路,海水已漫涨到莆阳城区!

海平面的上升曾拯救了房地产。

在海滨移民之前,房价开始上涨。自从沿海淹没,居民全部移入内地,城区变得拥挤不堪,房价也随着暴涨了许多年。但是没维持多久,这些城区的房子又开始暴跌。

许多年过去了,海平面再次上升了三四米。海水追着城市过来,地下管网、人防设施全部报废,成为鱼虾的乐园。城市交通瘫痪,食品短缺,用水供应不足,垃圾收集处理困难,生活设施停止运转。有传言说莆阳城区也要放弃,整体迁往高处,因而这里的房价又跌到了海平面。

随着淹没区的扩大,需要搬迁的人数不断增加,经济萧条,财政收入困难,政府对移民许诺的本地安置计划迟迟难以实现。虽然内陆省分有优惠的移民住宅,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愿意迁往落后的中西部地区。兴化平原的几十万亩良田消失,为了保护存留的耕地,建设用地的控制十分严厉,新房只允许在一部分高海拔的山地上建设。这样可建设的土地更加稀缺,而且新建房的设计都非常狭小,全是小面积的套房,像一个个鸽子笼,但是价格已经高到天上去,与淹没城区的房子价格有天壤之别。除原有的房子,新建房禁止建设独立个人住宅,私人别墅是一个传说,只有富豪级的人物才能拥有。

为了摆脱经济困难,恢复增长,应对居住环境恶化,提高住宅利用率,市政府决定发行巨额债券,启动了大规模的海上重建计划。

淹没城市的问题经历了长时间的争辩。在大城市上海,海水上涨之初,曾建设了巨大的海岸防护堤。依照当前的技术水平,这些防护堤的安全本不成问题,可以抵抗几百年一遇的风暴潮冲击,抗地震设防的烈度到达7度,远超本地区可能发生地震的强度。而东海海域的深度只有300米左右,大陆架平坦,产生大海啸的可能性不大,尽管如此,在外海也设立了海啸预警装置。因此专家对安全问题都非常有信心,认为大城市完全没必要搬迁。

但是专家们都忽略了另一种因素,就是人们的心理问题。把海水围起来,然后住在大坝底下,人们有一种严重的不安全感,海水高高在上,像一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随时可能落下来。大坝的安全性能再好,也怕有恐怖分子攻击,或者不为人知的质量问题,也许某一段是豆腐渣工程,专家没法克制人们的这些猜疑恐惧。于是逃离“悬海”底下的上海,成为一种不可遏制的偏向,移民日多,十室九空,坝底的城市区域逐步沦为贫民窟和犯法窝点。

经过几年的实践验证,海滨城市应对海平面上升制定了各自不同的措施,一部分城市合适建设防护堤保护,有些地质情况卑劣的地区被整体放弃,而另外一些地方则接受海水淹没的现实,重新建设连接城市的交通网,把淹没区变成宜居城市。

莆阳城外曾经也建设了部分的防护堤,随着海水的上涨,防护堤的建设不断扩大加高,最后发现这并不是长久之计,因而放弃继续加高防护堤的想法,重新依照海上城市的规划来建设,对所有的城市高层住宅的底部进行加固和抗腐蚀处理,除了底下淹没的一两层被废弃,大部分都保持原有功能,重新铺设各种管网,改建电梯和大堂入口,建设引桥连接各个住宅楼,街道重新铺设高架行车线路,上面开车,底下行船。

在街道和建筑物之间的区域,虽然比起之前的城市道路更加宽广,没有了绿化带和各种交通设施,全是阡陌纵横的水面,但是没有船只真的步履维艰,因为无路可走。

原来的城市道路上,巴士小船替换了公交车。一艘艘电力驱动的渡轮,上面有和公交车相似的船舱,其实就是用废旧公交车身改装的,它们和公交车一样有固定的线路,穿行在海水浸泡的城区。私家车辆已经在这里绝迹,没有停车位,也被限制在高架路的行驶。由于路网有限,高架主要用于政府部门公共交通和商业运输使用。大部分人依赖公共巴士艇出行,有能力的家庭纷纭购买自己的小船,私家车辆被私人船只取代,还没来得及建设多层的泊位,私人船舶不久就密密层层地布满整个水面,导致城市水路船满为患,航道堵塞,城区的泊位也变成一种紧缺的商品。

为了缓解交通压力,节约能源,学校全部改为寄宿制,工厂推行住宿制度,普遍实现全息影象交互的办公和购物系统,提倡在家办公,以大量减少出行的次数。

宅在家里的时间比任何一个时代都多,越是这样,人们更加想要出去走走,每当休息时间,连接小区的引桥和高架路上狭窄的人行道上布满了走路的人。因为他们太缺少走路了,他们全都去往一个方向——公园、公园、公园!

一些小区配备的小型超市成为大家爱去的地方,除了购物,这也是可以闲逛的地方。沿街店面消失,商业服务减少,大部分都在家网络虚拟购物,无人机送货。一些服务型行业,变成移动的商船,在拥堵小区公共泊位,他们都有固定的停靠时间,需要接受美容美发,必须在固定的时间赶到楼下的停靠站,时间一到他们就会开走,下一个停靠过来的,可能会是一艘美食船。

房地产开发商加入了如火如荼的建设大军,淹没区开发面积的取得非常廉价,足以抵消增加的水面建设本钱,因此有着巨大的利润。他们新建设的海面小区,配套设施提供私人泊位,海水淡化设备,提供廉价的生活用水,更加宽敞的套内面积,和底下的海面花园,预留一百年的水面上涨空间。房地产商的广告再次铺天盖地!

市政府之前一直依靠土地财政的收入,现在变成了“洋面财政”。重建计划改变莆阳城的命运,古老的兴化府变成全新的海上城市。

父亲每天登上高高的凤凰山公园,向东眺望,在天气晴朗的时候,隐约可以看见大蚶山浮在海面上,原来连接大陆的半岛,如今成为了完全的独立岛屿。

他看不到湖坝村的模样,也看不见那些水面上的建筑物,大概已经完全倒塌,化成残垣断壁深埋海底。

那些曾滞留在沿海的老人,在度过了最后的艰苦岁月后,和我的爷爷一样,一个个都离开人世。剩余寥寥无几的年轻一代人,忍耐不了海上房屋的寂寞和不便,以及海滨管理局的驱逐,最终离开那里,因而海滨完全变成无人区。

那时候,城区的生活还是很艰难。拥堵和各种不方便,水费等各种生活费用高昂,经济困难,许多人都付不起房租,更别说买房子,人们心情压抑,不少人纷纭逃离城区,有些人回到城区附近废弃的民房,住在没有被淹到的楼层,成为一群不受约束的海上难民。

也有部份人购一条小船,以船为家,变成新时期的疍民, 他们以捕鱼为生,也做一些贩卖淡水的生意。近海陆地制止地下水开采,生活用水全部来自海水淡化工厂,海水淡化供应不足,政府要求节约用水,定量供应一小部分的低价水,因此有些人利用虚假账户获得低价水,倒卖给难民和用水大户赚取差价。

市政部门为了控制垃圾的生产,提高垃圾处理价格,垃圾抛弃被严格监控。因此也有人做起垃圾回收生意,但是他们常常运往外海抛弃,他们在破坏自己的生活的环境,这是被大多数疍民所鄙视的少数人。

海上城市建设之初,政府宣称,为了公道有序的利用海域面积,保护海洋环境,防止城区水质污染,对淹没区也进行了详细规划。把原来的城区划定为可建设范围,计划了一些住宅区、商业区,也保留了原来的工业开发区,预留了大型客货航运集散中心,把原来的公路网划为海上交通线。除此之外,淹没区的大部分地方都列入禁航区!

禁航区设立了密集的感应监控浮标,还有平常的巡查人员,擅自闯入者将被处以拘留和巨额罚款。海面的严厉划线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,称这是清代迁界政策的还魂,一种懒政措施。最后市政府放宽了一点点限制,允许一部分合法疍民,限制在郊区一片固定的水面上生活,但是依然严格制止淹没区非法居民。

他们宣称设立禁航区是为了打击犯罪,保护环境,和维护居民安全。听说一部分海上难民已沦为海盗和走私犯。针对海上的犯罪行为,政府不遗余力的打击,常常有来自官方发布的消息说,在海上又逮捕了一批海盗,缉获了一批船艇和管制武器,还有截获的走私物资。

我的孩子也渐渐长大了,总有一天,我得给他买房子结婚,就像我的尊长为我所做的一样,但是以我现在微薄的收入,只能养家糊口,我买不起陆地上的鸽子笼,也买不起莆阳海上城市那些漂亮的新房子。我每天挤在拥挤的巴士小船去上班,我的小梦想只是买一艘属于自己的小船,有一天,我也可以变成疍民,和他们一样去生活,也许更开心。

父亲看在眼里,怀念起老家湖坝村那栋宽敞的房子,四层半高,每层近两百平方的面积,几辈人住在一起都很阔气,孩子再多也有地方啊,他忍不住的摇头叹息。

父亲年纪大了,越来越容易回想过去,他最大的欲望是再回到老家去看看,哪怕那里只是一片空荡荡的海面,也能了却他的思乡动机。他常常的念道,“哪一天能够回去看看,10几年没回了……”

但是他却去不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,那里不但成为禁航区,而且已经是海盗走私犯的天堂。

(连载中)

关注公众号阅读连载小说

瑞辉西地那非

威尔刚和伟哥是一种

西地那非达拉非价格

手印度神油

相关推荐